过敏中

Life is not a finite list of things that you check off before you're allowed to die.
————【HPR】

叶黄粉丝,韩叶,爱过。

韩叶 彼心不老

韩叶 彼心不老




本来打算六月写的一个短篇,但是今天听闻了个好消息决定爆肝也要写出来做祝贺!!!!恭喜《江湖诡话》出产顺利!!!!唔噢噢噢噢噢噢!




三个小时吐血完成的.......粗糙的文,请......不要嫌弃......




 @云端客 




老韩苏的我自己都认不出了【。行走在人世间的哲学家太违和!!对不起!我不知道为啥会写成这么抒情!!伏地哭【。




时光虽逝,彼心不老。——————————这句话算是化用吧,有个出处,原句是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是个歌,虽然还没听过【捂脸】歌词写的感觉还蛮戳的。








 设定是两人退役后。拉拉杂杂的写了很多。希望他们在挥别了荣耀之后也能活的努力又肆意吧【合掌】








 












































深夜。








 “Han, 上个季度的数据和记录已经同步到你,明早10点前整理给我,ok?”




  “好的。”被称作 Han 的男人起身去茶水间冲泡今日的第十二杯咖啡,对拿起风衣准备收工回家的上司微微颔首:








   “明天见。”








这是接手这份工作的第二年,而他似乎适应的还不错。








茶水间里的灯光亮的有些刺眼,瓦数颇高的灯管将内外都照的通透。韩文清俯身按下红色的按钮,在等待纯水烧开的间隙摸出手机发短信:




     “今晚加班,晚些回去。”




 




 咖啡粉在倾倒进杯中的过程里散发出温暖的香气,杯口袅袅浮升的白雾将窗玻璃晕开一团模糊的轮廓。此时正是加班结束的钟点,晚饭后又工作了三个小时的白领们疲惫的去取车,排着队滑入主干道,在红绿灯交替的间歇里偏头点燃一支香烟。




   




”叮。“








”我也要加班。干完这一票去宵夜?“








韩文清腾出一只手滑开屏幕,似乎看到了什么不甚愉快的事情。他微微皱起了眉,手指飞快的点击着:








”吃什么,不吃,这么晚了........“




 .............删掉。








 ”上季度体检结果忘了,嫌命长?“




...............删掉。




  




”........吃屁吧你。“




    




         发送成功。








     眉头微微松快些许,韩文清将手机放入口袋,端着杯子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进入了工作状态的他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以前在比赛时还多少会带着点压抑着的凶狠,然而随着退役的到来,挥别了荣耀世界的拳皇操作者也干脆的收起了那份炽热无比的敌意和激情,脸部刀刻一般绷紧的线条也变得些许模糊。这算是好事吗?他不清楚。早年间支持他拼搏的欲望似乎沉淀成了一些更深刻的东西,静水深流的贯穿他,充满他,然而却无声无息。如今的韩文清只是个内心坚忍的中年男人,在对荣耀一无所知的这个世界中踽踽而行。




 




     手机铃声响起,此时韩文清下载好了附件在等解压,却也不急着接。他不紧不慢的喝掉最后一点咖啡,拿纸巾擦掉手上沾染着的咖啡渍,余光瞟到进度条已经走过四分之三,手指这才按上了滑块:




  “喂。”




   “韩文清,你这是口嫌体正直你知道么。”耳边传来一个略带谑笑的男声,带着些微微的嘶哑,却已足够撩拨人:




  “我请你还不行?加了一天班快要累死了,恩?”




 “叶修,你够了。”韩文清很不喜欢和他打电话,宁愿用发短信这样多少有些磨唧的方法联系。这原因其实有些难以启齿……以前从来不觉得,但是现下听着话筒里略带气音的懒散笑声,他竟然会生出一些难以言说的欲望。




   




    说出去有些丢脸。好几十岁的人了,打个电话就被激的想硬,这像话吗。




  




 “哎,就这样定了。别啰啰嗦嗦的,你收工了来我楼下,一起去青仙居。我弟在他那儿新存了私货。咱们说起来也好久没吃上点好的了。就这样啊,挂了。”




     




      叶修适应的比他要好。韩文清早已了解到这一点。在他退役后去workshop自学和考证的期间,叶修回到叶家去当最底层的业务员。当他通过考试拿到offer时,叶修已一步步的升到了公司副总。叶家大公子的背景对于他的升迁不能说完全没有影响,但是起决定作用的还是那人的头脑和心态。叶修似乎天生了一副狡黠心肠,之前身为彼此对手时以为早已明白,然而直至现在才知道那人的强大,竟然能在别的领域也做到一如既往。韩文清出席过一场酒会,于人群中见叶修谈笑风生,轻巧的几张纸头铺陈,对面的老人立马额头见汗。




 








陌生的场合,陌生的规则,而那人依旧光彩夺目。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韩文清挂掉电话后继续整理着数据,他专注的看着屏幕,手指飞快的录入,导出,不再是早年间那样干脆又迅捷,却一如当时的沉稳和可靠。他并不服老,然而也同时正视着现实。他早已足够聪明,数十年的竞技生涯所给予他的经验和感触又使他沉淀的更为深刻。这是一份礼物,接过它并不代表着一段生涯的结束,而是带着最美妙时刻的烙印,继续认真又专注的大步向前。




 




       忙完手头的工作后指针已走到凌晨。韩文清将文件备份后关机准备下班。走出写字楼的时候有保安和他道晚安,他僵着脸点了点头,目光对上保安小哥了然的笑意后有些闪烁。他曾经在上班的途中不小心的听见了staff们对于“十九楼新来的那个超man会计师”的一点评价,本以为会得到“阎王在世”和“钱包脸”的tag,没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是“拙计”和“人其实挺好”。考虑到告诉叶修的结局多半是自取其辱,韩文清十分冷静又克制的照常挤电梯去,这件事也按下不表。








        凌晨的街道本应该是空旷又通畅,然而韩文清和叶修的公司所在的CBD却完全行不通。明天是周六,今晚主干道两侧酒吧酒店门口熙熙攘攘,赶场子出来耍的夜咖们在混脸熟,喝高了的商务精英们一脸痛苦的去找树诉苦。韩文清穿过人群向天桥走去,左右都是狂欢的人群,娇笑声,抱怨声,还有欢快的嚷嚷,这些声音伴随着汽车的鸣笛和隐约传来的音乐声一起构成了这座城市的呼吸,这些他从未体会过,然而现在也开始留意了。








     “你打荣耀打的整个人都天真了。”叶修和韩文清刚开始同居的时候曾开过这样一句玩笑,被询问的眼神一瞪之后也没了下文。他那时还不明白,现在想来也生出了几分赞同之感。要学习的东西太多,路也崎岖些许,走的有些艰难,所幸————




 




“哟,来了?背风地儿里等着,哥去取车。”远远的有人向他招手,一身高订却蹲在了马路牙子上,形容猥琐又磊落。他一手掐了烟,站起身来伸个懒腰:








 “饥肠辘辘啊饥肠辘辘,今晚可不许再拦着我吃烤肉了!”




 




“废话。速度的去拿车!”韩文清微微皱眉,然而很快的放松了。他看着那人清瘦了很多的背影,即使依旧弯腰驼背的没个正形,可是步履坚定的却一如往昔。








“只是换个战场罢了……” 韩文清突然回想起很久之前的那一刻。那是在庆祝他拿到offer的聚会上,叶修破天荒的喝了一丢丢酒,眼看着马上就要栽倒了,却勉力扒住韩文清的胳膊,眼睛里竟然亮的摄人:








“拿出点威风来啊,拳皇。”








       说实话,韩文清那一刻脑子里除了 干死他 这三个字之外别无他想,要仔细体会之后才能察觉那人欠揍的关心。时光转眼,只余苍茫,站在此时看往昔,回忆竟然变得如此鲜活。




 




  “嗨,愣着做什么,速度上车,把空调开高点啊都快冻死了……” 耳边传来清脆的鸣笛声,低调的黑色大奔缓缓驶来,韩文清嗤笑一声拉开了车门,眉眼间松快又肆意:




 




    “一会儿喝两杯,敢不敢!”








    “卧槽你要不要脸啊!呵呵,谁怕谁!”叶修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叼着一只新烟凑过去让韩文清点火。两人趁着红灯在封闭的车内交换了一个气息深重的吻,结束后都若有所思的别开了眼,片刻后一起大笑出声。




   




       他们缓缓汇入人海,就这样一同奔赴洪流的尽头。远处的霓虹鲜亮,连天际都微微发光。




   




                                               END





评论(16)
热度(85)

© 过敏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