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中

Life is not a finite list of things that you check off before you're allowed to die.
————【HPR】

叶黄粉丝,韩叶,爱过。

[全职高手][叶柔]一往无前[短篇]

这篇再看也非常喜欢!气氛和情感都好棒啊真想颤抖呜呜呜呜,给小红心和推荐不够表达爱,同样冒昧地一转,如有打扰请太太告知,这边会飞速撤下的呜呜呜

妄想脑电波:

妖都O上的叶柔无料!竟然发光了哈哈哈哈谢谢大家没让我拿回去糊墙打草稿!!!

※OOC

※写完后发现严重跑题了!其实就是谈恋爱哇!

※OOC

 

 

 


 


 

 

                      一往无前

 

 

01.

 

    有一次唐柔问叶修:你的战斗法师也玩得很好吗?

 

    叶修那时正在把又一波打法攻略资料视频BLABLA的打包,唐柔拿了个小U盘在一旁坐等掉落。这姑娘很刻苦,资料半个星期就能啃完,进步那也是唰唰地快,跟开火箭一样,人拼起命来更是比火箭还火箭。

    叶修有时候不明白她干嘛这么拼,好像一定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

    可她到底是要抓住什么呢……她自己看起来也不太明白。

    那就先这么样吧。

    不管怎么说,唐柔这股劲儿叶修还是很喜欢。敢拼敢冲有天分,后生可畏,叶神很欣慰。

    所以他本着为新人树立学习榜样的心态回答了一句:“如果我说我是第二,目前没人能称第一。”

    如果陈大老板这时在,叶修就完了。资深斗神脑残粉陈果同志会为了偶像的地位,和孽障叶修展开殊死搏斗。

    但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陈老板早在沙发上睡得东倒西歪。因而只有唐小姐微微笑了一下,权当是这家伙又在发扬个人风格。

    她托着下巴,盯着那些拖曳文件的进度条。小绿格一块块地推动,时快时慢。

    “那为什么不继续玩呢?”

    叶修顿了顿。

    进度条突然往前窜了一大截。窗口闪过后马上消失,剩下windows的经典桌面。

    他说:“因为玩得太好了。”

 

    唐柔顿时很有共鸣。

    她若有所思地发了一会儿呆,视线跟着光标转来转去,看叶修把一个又一个的文档、一个又一个的视频、一个又一个的网页链接……统统拖进一个文件夹里,然后压缩打包,命名为「第二阶段3」。

    “还是第二阶段吗?”唐柔有些失落地说。

    叶修笑:“不要那么着急啊!基本功要稳打稳扎,意识也要慢慢树立起来。很多错误习惯开头的时候养成,后面就难纠正了。”

    他倒没说你已经很了不起了。这姑娘心中有自己的一把尺,这种话对她来说只是不痛不痒的客气而已,起不到什么实际作用。

    

    凌晨一点的网吧虽然比不了入夜的黄金时段,但还是照样弥漫着吵杂的喧嚣。副本指挥在大声发令,有人叨叨絮絮地和朋友聊天,四处的喷笑和叫骂不时爆发,如同永不疲倦的大合奏。

    但前台周围的空气仿佛是柔软而沉滞的。头顶的灯温柔地亮着,声音都好像陷入了棉花之中,闷闷地相互碰撞。叶修坐在电脑正前面,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只有鼠标「嗒嗒」有节奏地响起,像一颗颗棋子落下,蔓延向前。

    唐柔坐在他旁边,难得地泛起了困意。

    她眨巴了几下眼睛,为了不让自己睡着,随口说道:“你从前玩战斗法师的时候,也是看那么多资料吗?”

    “没有,”叶修说,“我开始玩的时候,没有那么多资料,都是一点点摸索出来的。”他笑了一下。“后来资料慢慢变多,可是很多都对我不管用了,还是得自己摸索。”

    “那很辛苦呢。”

    “嗯,但是也很好玩。”

    他们共同沉默了一会儿。

    “你现在应该不必那么辛苦了。”唐柔说。

    “还是一样。”叶修笑,“散人这个玩法废了好几年,有用的资料比当初的战斗法师还少。”

    “哦……”唐柔抿了抿嘴,“那你还会觉得好玩吗?”

    “会吧。”

    叶修说,“而且比从前还有意思。”

 

    那时唐柔还不知道,叶修说“比从前还有意思”,指的并不是克服与探索带来的满足,而更多是指要怎么用这个稀奇古怪的散人号重回职业赛场,冲向最高的舞台。

    就好像她那时也不知道,叶修说“因为玩得太好了”,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产生了厌倦。相反地,叶修喜欢这个职业,热爱这个职业,他之所以说太好于是要做出改变,只是因为他已经无法做到更好。

    当然唐柔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就像叶修对她也有很多很多不知道一样。他既不能明白唐小姐在听到那句话之后小小的共鸣是因为什么,也不清楚她拼尽全力想要抓住的东西究竟是些什么。

    不过来日方长,这些事情也没那么重要。

 

    说完,叶修麻利地把U盘拔下来递给唐柔:“好了。看的顺序还是跟上次一样,都排好了,有不懂的可以问我。去吧!小唐同学,咱们今天的副本还没下呢。”

    听到最后一句,唐柔笑起来。

    “收到。”她开玩笑地行了个礼,困倦突然烟消云散,拿上U盘离开了前台。

    唐柔前脚刚走,叶修后脚就点上了烟。他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抽完了半根,然后双击、插卡、登陆游戏。

    又是新的一天。

 

    02.

 

    「叶秋同志,紧急求援。」

    叶秋刚拿起手机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他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屏幕,来电人姓名是「陈果」。他瞪着那三个字瞪了两秒钟,认命地把听筒又凑了回去。

    “有事说事,没事滚。”

    叶修说:「你真没有礼貌,一声哥都不叫。」

    “我挂了?”

    「挂吧,今年别想我回家了。」

    “……”叶秋说,“你还真好意思说……”

    他不自觉地拨弄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又端起水杯递到嘴边。“明明都第二次退役了,冠军也拿了,还赖着不回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还挺多。」

    “……我挂了。”

    「等一下,真的有事!你别浪费我电话费行吗。」

    叶秋想这又不是你的电话是陈老板的电话,口上还是应了一声静候下文。叶修来找他其实挺稀奇的,不如说根本百年难得一遇,叶秋弟弟表面我挂了我挂了你这人真烦,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然后他就听到对面那人平淡的声音:「你有没有熟悉的饰品店能推荐?」

    叶秋本来要说我又不是妹子问我干嘛,结果一想,还真有。“有,不过就一家,去年妈生日我在那里买过礼物。”他顿了顿,突然回过神来,“不对啊你问这个做什么?”

    「买东西。」

    “废话……我是说买什么?”

    叶修说:「戒指。」

    叶秋一口白开水喷到桌子上。

 

    03.

 

    “……你在干嘛?”

    唐柔啜了一口茶水,牙齿若有若无地磕着杯子的边缘,耳内传来叮叮的声音。“看你玩。”

 

    晚上十点,离副本次数刷新还有两个小时。

    上回圣诞活动他们实在是大大地出了一回风头。名气奖励不说,光经验就一口气把包子他们这些没参加的甩到了天边,结果反倒是造成了固定小队等级参差不齐的状况,一连好几天都是叶修、唐柔和苏沐橙三人一起下的本。有时苏沐橙没有空,就只有叶修和唐柔两个人一起。

    下个副本对这两人来说当然不是什么难事,如今也不需要太多指挥。只是这安安静静地一趟又一趟下来,难免会觉得还是人多好些。

    叶修退出副本,检查了一下包裹和状态。今天的副本次数算是完全没了,他打算先回去修个装备再说,于是一面操作着君莫笑往城里跑去,一面瞄了一眼旁边的唐柔。

    唐柔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屏幕,手里捧着茶杯呼气,热气熏得眼睫毛上似乎都挂着水光。寒烟柔大喇喇地站在副本门口,不停变换着待机pose。

    叶修扫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今天不喝绿茶?”他随口问道。

    唐柔含糊地应了一声。“闻得出来?”

    “嗯,比较香。”

    “花茶。”唐柔说,“你要不要试试?”

    叶修一个“好”字差点就脱口而出。他坐得久了顾不上喝水,喉咙早就开始发干,再加上烟也没了,这时候有人肯泡茶那当然是再好不过。可转念一想,又有个问题。

    “我没有杯子啊。”

    他有点惋惜地说。

    “啊……”

    唐柔食指搭着下巴,显然也是反应了过来。叶修确实觉得有点可惜,唐柔平时可不会像苏沐橙一样想着熬夜的人要喝茶啊什么的,他们两人基本都是各管各,就算坐在一起共同游戏,也不怎么会互相打扰。

    等下去前台值班的时候拿支水喝吧。叶修想。

    还没等这个想法从他脑子里面跑完,唐柔突然把手里的杯子往桌上一放。

    “那你喝我的吧。”她说。

    说着她还真把杯子又推过来了一点。白色瓷杯映着屏幕上光怪陆离,统统化成了温润的色彩。

    “……”

    叶修:“呃……”

    唐柔:“我不介意。”

    她用指甲敲了敲把手,嘴角愉快地勾起来,眼睛里边盛着狡黠的光点。

 

    叶修觉得自己并不讨厌这个玩笑。

    这句话像一条小小的触角,软绵绵的,轻轻戳了一下他心里的某个角落,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软绵绵起来。他想唐柔这个人真是有意思,她有时候那么干脆,那么从容,好像能有着独当一面的豪情与气度,有时候却又眼睛弯弯,嘴巴也弯弯,撑着下巴向你开无伤大雅的可爱玩笑。

    他手一松,君莫笑在郊野上停下来。“你真不介意?”叶修笑了笑,“我不会客气的啊!”

    “不介意。”唐柔说。

    于是他拿起杯子,在身边那个人的注视下凑到嘴边。那些变幻的光华浸在茶水里,像湖边的芦苇微微荡漾。

    像被逼酒一样……叶修想。同时因为这个想法觉得有些好笑。

    他特意避开了唐柔喝过的那边,直接仰头灌了一大口,也没尝出什么味道就咕咚咕咚地咽下去了。

    “好淡。”叶修说。

    他把杯子还给唐柔,对方接过的时候满脸都是省略号。

    “……”唐柔说,“你真不会喝茶……”

    叶修深沉地点了一下头。“所以说我不会客气的……”

    唐柔:“……”

    她又好气又好笑地端起水杯,习惯性地想要喝水。杯子里的茶都快见底了,她只好把底部托得比较高。鼻尖埋进杯中,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闻到了一丝不浓不淡的烟味。那股味道绵长而缱绻,像细密的雨点缠绕不散,成为漫长旅途的伴奏音。

    ……

    唐柔突然猛地咳嗽起来。

    她一只手盖着嘴,肩膀一抽一抽的,腰松软地弯下来,颤个不停,另一只手上的杯子都快跳到地上去了。

    叶修被她吓了一跳,赶紧去把那个瓷杯又抽回来放到桌上,然后伸出手要去拍唐柔的背。“怎么了?呛到了还是……”

    指尖碰到对方肩膀的时候,像按了暂停似的忽然顿住,仿佛是被这具躯体的温度灼伤一般。随后叶修又马上意识到这个行为的尴尬之处,更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这时一些莫名的情绪才开始涌入他的心中,如同潮水退去,而后以更加猛烈的声势归来,铺天盖地,排山倒海,无处可逃。

    他无意识地动了动手指,最后还是把手放回了原处。

 

    唐柔捂住嘴,低垂着头,拼命忍耐喉咙深处泛起的痒意,似乎还有一些水呛到了鼻腔,冒起一阵酸疼。

    也许是咳嗽的原因,她觉得脸好像特别烫。而且那是一点一点地烧起来,从下巴尖到耳根,仿佛渐渐煮开直至沸腾的水。

    叶修拿走了杯子,她便干脆两只手一起盖着脸。

    手心下面热乎乎的,不正常地热。

    自作孽,不可活。

    唐柔懊恼地想。

 

    叶修想:出息啊……

    不就拿着一个杯子喝了口水吗,都两个二十多岁的人了,什么节奏啊这是,简直丢尽了天下成年人的脸。他忍不住东想西想,想到那些熟悉的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会发出什么样的惊呼,想到陈果要是现在下楼来说不定还会产生什么样的误会,想到君莫笑还站在野外,会不会已经被怪挠死了……好像这样就能避开什么东西似的。

    他抬起手揉了一下鼻子。避开什么情绪。

    比如喜欢……之类的。

 

    04.

 

    唐柔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和叶修坐在深夜的兴欣网吧里PK,是29岁的叶修和26岁的唐柔。周围空无一人,寂静无声,如同抽光了所有空气。

    然后她赢了。

    叶修对她笑了笑,说道:“加油!”

    他的声音既坚定,又真挚,带着说不出的温柔笑意,仿佛在念一首可爱的情诗。

    唐柔说:“你输了呀。”

    叶修说:“是啊,你赢了。”

    唐柔说:“但是你输了……”

    叶修说:“谁都会输,每个人都有输的时候。”他凑过来,高兴地理了理她的刘海,“小唐同学,你赢了!可这还不够,你是要一直赢下去的,对吗?”

    唐柔想了想。“对,我会努力。”

    叶修说:“是不是很好玩?”

    唐柔笑:“非常好玩!”

 

    唐柔突然脚下一空,醒了过来。

    她在床上蹭了蹭,想: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发现手机正嗡嗡地震动着。是叶修的电话。

    “喂?”

    「下楼一趟吧!」他说,「我在兴欣后门这里。」

 

    唐柔下到后门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叶修穿着一件暖棕色的外套,双手插着口袋,难得的没有抽烟,只是站在空旷的马路边上发呆,偶尔有车辆驶过,就眯起眼睛微微地后退一点。

    看到唐柔过来,他招了招手:“刚起?”

    唐柔走近一点了才回话。“嗯。”

    “今天没给你放假?”

    “本来要放的,我说没必要,”唐柔说,“生日年年都过嘛。”

    “哦……”叶修转过身来,正对着她,“那你等会还回去训练?”

    “嗯。”

    “那就速战速决吧。”叶修笑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饰品盒,放到唐柔被拉过来的手当中。“生日快乐。”

    唐柔一怔,不自觉合拢五指抓住了正方形的小盒,是差不多能包住的大小。她半响后才说话,“这个……”

    “生日礼物。”叶修说,

    唐柔用拇指挑开盒盖扫了一眼,不意外地看到盈盈的闪光,小巧的指环静静立在当中。

    “……”唐柔说,“生日礼物?”

    “嗯,”叶修点头,“不错吧!”

    “不像你的风格啊!”

    “钻戒手表又不是霸图的专利。”叶修笑,“真的不像吗?”

    “不像……”唐柔摇头。坦白说,她真的吓了一跳。一个情人节送你千机伞模型的人,突然搞起这一套,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那再做一件像我风格的事情吧。”叶修说道,随后他抬起手臂,握住唐柔拿着盒子的那只手。“咱俩结婚你觉得怎么样?”

    “……”唐柔惊呆了,“这么随便?”

    “所以才像我的风格啊!”

    叶修笑起来,用了用力。那只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是一双漂亮得令人称羡的手,但最重要的是也很温暖。唐柔忍不住想,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也不错。

    但她始终有点介意:“让我考虑一下。”

    “嗯。”叶修说,“好好考虑。其实我也考虑了很久。我有没有对你说过,这两年我还没有回过家?以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会做些什么,说不定会去很远的地方,说不定会变得很忙很忙。我知道你不想过一帆风顺的平静生活,可我也许将来会走上那样的路。总之有很多很多变数,很多很多事情。有些会很难,而且另一些会更难。”

    唐柔没说话。

    叶修继续说道:“可是啊,我还是跑过来说了,看起来真的很不负责任。”

    随后他又笑了笑,那是一个轻快的笑容。“因为我觉得你根本不在乎。”

 

    唐柔顿了好长一会儿,长到叶修以为她不会再说话了,才说道:“……我确实不在乎。”

    叶修松了口气。“……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不打算捧场了。”他咧了咧嘴。

    唐柔抿嘴笑了笑,晃了晃手上的盒子,塞进口袋里:“但是这件事我还要考虑一下!”

    叶修说:“慢慢考虑。”

    他推了唐柔一把,“要不要先去吃个早餐?我陪你一起考虑考虑。”

    唐柔扬起下巴,就着力往前走了几步,忽然觉得空气特别凉,好像统统顺着她的毛孔钻进去了,浑身上下一股凉凉的晨气,但不让人觉得冷,反而尤其地清爽。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要把这股味道永远记住。

    唐柔回过头去对叶修说:“你贫也没用,我要慢慢考虑的。”

    叶修举起双手,“是是是,”他说,“多久都没关系!”

    他们一起笑了笑,共同向马路对面走去。

 

    叶修也做了一个梦。

    他的梦非常简单。

    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醒来一想长叹一声。

    这不就是哥的人生么。

    他换好衣服,穿好鞋子,把给白富美的生日礼物揣进口袋,忽然觉得特别幸福。

 

    05.

 

    唐柔在这个人最落魄的时候与他相遇,他刚刚从神坛跌落,满身泥土,她一无所知;叶修在这个姑娘最平凡的时候与她相遇,她褪去一身光华,辍学离家,他毫不关心。

    于是网吧妹跟着新来的网管开始学打荣耀。他们练级、PK、刷副本,做每个玩家都会做的事情。某一个人技术过硬,闹出不少风波,沾惹无数事端;另一个人兴致勃勃,眼里只有冲杀,时不时想着要争个高下。

    那时没人知道叶修是谁,也没人晓得唐柔哪位,没人明白他们从出生开始身上背负着怎样的责任,也没人预言那是如何充斥着荆棘与光华的未来在等候他们。

    那只是一个落魄的人和一个平凡的人。

    两个普通人的故事。

 

    可你看,多么巧啊。

    他们偏偏相遇了。

     

    这实在是一件最奇妙的事情。

 

END.




一点胡言乱语。

叶柔这个西皮我觉得非常有意思XD,两个在各种意义上只知前进而不懂后退,固执,坚韧,强大的人,因为机缘巧合碰撞在一起,并共同实现了一个梦想,这种感觉真的特别好……而且更巧的是,他们相遇的时候,一个是穷网管,一个是网吧妹,最后发现两个人竟然都是富二代!!简直是命中注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在我心中一个非常可爱的萌点,就是他们彼此都给对方带来了重要的改变XD

小唐从叶修大大这里得到了一个梦想,这是我觉得最动人的地方。突然有一天,碰到一个人,为你指出一条光辉灿烂的道路,那里有你梦寐以求的东西,还有无限美丽的风景,唐柔因为与叶修相遇而与荣耀相遇,真的是一件非常美的事情> <……

然后是叶修大大,我其实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再写一写这个西皮

感觉他们可以挖掘的东西其实还有很多,但这次都没有好好地表现出来,文也非常匆忙潦草,安利计划大概失败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TT TT虽然只是个无料,可以的话还想做的更好哇。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79)

© 过敏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