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中

Life is not a finite list of things that you check off before you're allowed to die.
————【HPR】

叶黄粉丝,韩叶,爱过。

三指触劫

谢谢!!!!!!!!!!!!!!!!!感动CRY!!!!!!!!!!!!!!

炸鸡块与三文鱼:

*

  他不是个喜欢回忆的人。

  因此,他从未主动在人前,谈起过年少时的挚友。

 

*

  当叶修的屏幕上闪现出“荣耀”两个大字时,他感觉自己的手指似乎抽搐了起来。

  伴随着无法关紧的窗户里吹来的秋风,叶修抿着嘴唇,整个人靠在椅子里,向着空气挥了一下拳头。

  门外是队友们的欢呼和拥抱,他站起身来加入那个群体,与他们共享着夺冠后的喜悦与兴奋,但他的队友,却无法与他共享心头的那一点心酸和惆怅。

  他最好的搭档不在这里。

  那是叶修,第一次获得荣耀职业联赛的总冠军。

 

  苏沐橙在会场外等他,穿着校服,黑色的头发束成马尾,看见他后向他招手。

  “叶哥,冠军哦,”她吸了吸鼻子,露出一个笑容,“恭喜你。”

  “谢谢,”叶修拍拍她的头,“应该的。”

  “叶哥,”苏沐橙沉默了一下,“我也来打荣耀吧,让沐雨橙风也拿冠军。”

  “胡说什么,”叶修愣了一下,“好好读书。”

  苏沐橙没有说话,她只是沉默的跟在他的后面回家,叶修也没有想到,三年后的嘉世战队迎来苏沐橙时,叶修如同如今的苏沐橙一样沉默的站在她的房间里,而苏沐橙却是视若无睹,只是用沉默回应着他。

  就像他离家出走的那年提着行李投奔苏沐秋那样坚决。

  第一次见到苏家兄妹是在四年前。

  提着行李的叶修捏着抄着苏沐秋地址的小纸条站在筒子楼的楼道里,充满眼眶的是各家各色的衣服,锅碗瓢盆搁在走道里,水龙头滴滴答答的落着水,耳边充斥着大妈教训孙子的声音,让他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

  “哟,真来了啊,”苏沐秋从边上的房间里探出脑袋,套着衬衫,穿着拖鞋走到他边上,用力拍了他的肩膀,“兄弟,胆子够大啊。”

  叶修放松下来,跟他勾肩搭背的走进他家里,看见苏沐橙正趴在桌子上做作业,顺口就打招呼:“你妹妹啊?来,叫叶哥。”

  “你别没事教坏我妹,”苏沐秋递给他一杯水,让他去一边站着,“你真打算在我这儿呆着?”

  “当然,哥没地方去,我给你交房租呗。”

  叶修抓着那杯水,打量着苏沐秋细长干净的手,他学过两年钢琴,正经东西没学到,反倒学得对人的手颇有研究。

  “我说哥们,你有家有爹的,搞什么不好离家出走,我这儿经常吃不上饭的。”

  苏沐秋皱着眉头,他起初以为叶修说离家出走只是说着玩玩,没想到真的来了,他的情况叶修也清楚得很,带着妹妹,打点零工,接接代打赚钱给妹妹上学。

  “我知道,”叶修把一杯水都灌下去,“我是真不回去了,我就想打游戏。我跟你一块养你妹妹总行了吧。”

  他把行李一放,俨然就是一副赖在这儿的架势。

  那个晚上苏沐秋跟他一块儿打地铺睡的,五月的地板还有点凉,他俩聊了不少,但是叶修什么也不记得,唯独记住的是那晚的月光特别特别的亮,透过玻璃洒进来,铺满了苏沐秋家里小小的客厅。

  当时荣耀还没有出现,当时他们三个还一起缩在筒子楼里,伴随着油烟和水滴声,趴在一张桌子上,苏沐橙做作业,他俩一起打着游戏。

  苏沐秋倒卖材料,叶修代打竞技场,两个人一起去野外抢boss,刷材料,从一个游戏到另一个游戏,靠打游戏养活自己。

  第一次打野赛是在本地一个商场的夹层里,那时候还是个建筑工地,被游戏方借了几天改成临时会场,沉闷而又炎热的夏天里,老旧的风扇吱呀作响,他俩挤在两台挨着的电脑前,一路打到了那个野赛的最后。

  第一次拿到奖金的苏沐秋很兴奋,在那个由商场夹层临时搭建的破败会场里,伴随着灰尘和昏暗的灯光,朝他挥起拳头,而叶修则像是无数次他们在竞技场联手打败别人时一样,将拳头啪的砸在他的拳头上。

  “我们赢了。”

  学会了抽烟的叶修在烟雾缭绕里,眯着眼睛对苏沐秋笑道。

  年轻的叶修拿着奖牌,跟好朋友勾肩搭背疯跑回家,他俩觉得自己几乎跑到虚脱,却又像是兴奋到喘不过气,两个人对着奖牌哈哈大笑,互相嘲笑着脸上的尘土和汗水。

  真是青春啊。那个时候苏沐秋的笑脸,像是一颗石头一样重重的砸在他心上。

*

  荣耀刚出来的时候,苏沐秋是最热情的一个。

  他在开服当天带回来一打账号卡,拉着叶修整夜整夜的讲着这个游戏的前景,他坚信着这个游戏比以往的游戏都有更好的前景。

  他是最好的预言家。

  可是却预言不了自己的结局。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名字响彻第一区的时候,正是他们的代打和材料生意最如火如荼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听说了荣耀职业联盟的消息,也接到了嘉世邀请他们加盟的电话。

  “叶修,”苏沐秋笑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我们去拿冠军吧。”

  “兄弟,有志向啊,”叶修跟他击掌,“应该的应该的。”

  那时他们已经打过不少荣耀的野赛,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搭档简直是所向无敌,奖金足够在苏沐橙的生日时一人给她买一条裙子,一人给她买一个蛋糕,他们感觉荣耀真的能成为他们的荣耀。

  那是最好的时代。

  一叶之秋拿上却邪的那天苏沐秋一直在笑。

  那把武器银光闪耀,像是他的心。

  冠军,荣耀,苏沐秋从未停止对胜利的渴望。

  接到嘉世电话的那天他们去刷野图boss,最后一击属于叶修,他从电脑面前探出头来,蓬松的头发下是一张欠揍的笑脸,画面里的一叶之秋转着却邪,伴随着叶修的画外音:

  “你看你看,最后一击又是我。”

  “叶修,你别得意,看我把你身上材料都爆出来。”

  苏沐秋开着玩笑,神枪手的双枪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一叶之秋一个龙牙就往前冲,一边冲一边伴随着叶修“兄弟你来真的啊”的惨叫,秋木苏转着他的双枪,密集的枪火像是灿烂的烟火。

  叶修再回想起来的时候,他觉得别说是让苏沐秋爆出他身上的材料,哪怕是爆出却邪他也愿意。

  只要苏沐秋能再次操作着他的神枪手,让枪火如同烟火一样在地图上绽放。

  那个下午他们一直追到了地图的尽头,伴随着飞扬的尘土和风沙,在如燃烧般的夕阳下一叶之秋划出最后一个龙牙,将秋木苏的双枪挡住,他自己也在电脑面前笑得喘不过气。

  “苏沐秋,认识你真好。”

  “别煽情,”苏沐秋从桌前站起,削瘦的少年露出一脸温和的笑容,他将一张空白的账号卡在叶修面前晃了晃,“我去打工了,回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去吧去吧,”叶修对他挥挥手,“我截个图。”

 *

   兴欣进总决赛之后叶修去过一次南山公墓。

   叶修把天堂鸟放在苏沐秋的墓前,然后点燃一根烟,让一个烟圈飘散在空气里,才对着墓碑起话来。

  “兄弟,哥隔了十年又要去拿冠军了。”

  “我是挺后悔的,没能跟你一块去拿冠军,但是好歹也让大家都记住了君莫笑的名字。”

  “真的,你才是最有天分的人。”

  “哥不是个会煽情的人,唯一一次说了一句还被你嘲笑了,真的,兄弟,这辈子遇见你真好。”

  “你看哥再拿个冠军回来,给你家君莫笑做烟灰缸。”

  他把烟狠狠摁在地上,他一直奉行着只做不说的准则,叶修觉得自己一生中做过唯一一件矫情的事就是将那张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截图调成透明ps进系统桌面里,然后一直用那张图做桌面,好像这样就能激励自己去做些什么。

  他的冠军不是他一个人的冠军。

  叶修也不止一次想过,苏沐秋如果能参加荣耀职业联盟,那么现在荣耀是不是不是这个样子。

  但是比起这些,更加经常出现在他的脑子里的是他跟苏沐秋拿着野赛的奖牌疯跑过一条又一条破败的街道,他们跑到几乎虚脱,却又好像是兴奋得喘不过气。

 *

  兴欣拿到总冠军的那个瞬间,叶修像每次拿到冠军一样整个人靠在椅子里,挥舞起没有人应和的拳头。

  我的朋友。

  愿与你同享荣耀。

*

  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


==============================================


生日快樂

19歲的一年到了,愿你的夢,永不落空。

新的一年請繼續加油❤


終於趕在走之前趕出來了【。

我頭髮都要白了噢朋友

咦嘻嘻嘻嘻你後悔呵呵我嗎我是認真的嘻嘻嘻嘻


 @arclla 

评论
热度(10)
  1. 过敏中奶酪烩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感动CRY!!!!!!!!!!!!!!

© 过敏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