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中

Life is not a finite list of things that you check off before you're allowed to die.
————【HPR】

叶黄粉丝,韩叶,爱过。

【老韩生贺】接机 JUST深夜日常

奉上僻陋的短文,赶上生日档期真是太好了。


感觉OOC,请轻拍。


设定是两人退役后。


队徽的设定超棒!设计它们的太太们真是MY天使!


谢谢出镜的叶秋和方锐。


接机


下雨了。

 

萧山机场。

 

“真没想到你还会坐红眼航班。这次机票谁定的,不是张新杰?”

 

平素熙熙攘攘的来往人群早已散去,现在是凌晨两点。四野俱寂,夜空黑沉,方圆之内只有机场大厅里散发出的晶莹光辉,大楼各个出口连接着公路,间或有几点红色的光一闪而过。那是幸运的旅人有开私家车的亲友前来接送,这种见鬼的天气,这种见鬼的时刻,的士司机们都要沉睡。

 

还好叶修前些日子弄到了驾照,叶秋又扔给他一辆路虎,否则韩文清真的要用脸搭别人的顺风车。

 

“张佳乐。他帮我填证件号的时候写错了,只能重新弄。”

 

“然后再买的时候发现那一班刚刚都卖完了对吧。”两人碰面之后一同走向出口,夜里风雨太大,淅淅沥沥的浇灭了叶修叼着的烟,他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退了几步把烟蒂按进砂盘:

 

 

“我先去取车,你在这里等着。”

 

“你会开车?”韩文清刚把拉杆箱拖到脚边放好,扭头就看见叶修拉开他的箱子正往外卖力的掏雨伞。他不用想也知道这人来的时候肯定啥都没带,仗着自己有车就一路开过来,现在雨下大就闹不住了,倒是想起有伞的好处。

 

“在这里,别乱翻。”弯腰下去拉开了底部的口袋,韩文清掏出一把黑色的伞给他。叶修接过来咔的撑开,全黑的伞面上霎时浮现一块浓烈的红色。

 

“行啊韩队,退役多久了还心系霸图。这是周边?”

 

“………”韩文清懒得与他多费口舌,伸手扯过那人的衣襟,车灯的映照下鲜红的盾徽清晰的浮出轮廓。

 

叶修悻悻的闭了嘴,打着伞冲进了雨幕。

 

 

 

这是他们退役的第四个年头,一起过的第四个生日。

 

 

叶修吭哧吭哧的将车开过来,不敢熄火,伸手推开副驾驶的门催韩文清赶快进去。后者拉着箱子轻轻踹了一脚后备箱,叶修啪的拍了下额头,手指戳了戳按键:

 

“赶紧的,一会儿回上林苑洗个热水澡,明天睡醒了带你去吃好的。”

 

“开你的车,别挂错档。”韩文清坐进了副驾驶后显然不怎么放心,系好安全带后探过身子看了看,仪表盘正常,随手把收音机音量扭到最低,不怎么自在的又坐了回去:

 

“你考驾照塞了教练多少条烟?”

 

“你说的什么话。”叶修一脸严肃的掌着方向盘,脚下油门微踩,汽车开始缓缓前进:

 

“驾照是我弟考的,我怎么知道他塞了什么给教练。”

 

“……………….”

 

 

 

深夜车少,一路顺畅,前后至多几十分钟,两人便在上林苑的门口磕磕绊绊的停了下来。刚刚叶修倒车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下车尾,打发韩文清摸钥匙开门后自己蹲在车后边琢磨着要怎么糊弄他弟。叶秋每隔几个星期就会记得来给他的车做保养,叶修笑他婆妈,叶秋微笑着比出两个指头;

 

“要不呢,我给你找个司机,驾照你也别拿了。要不呢,乖乖的让我帮你看着车,免得到时候那个螺丝被你磕掉了,又出了事,我还得费心给你修一座坟。”

 

  “进来了。”韩文清打开门换了鞋,毫无意外的看到了在沙发上睡的形象全无的方锐。那小子大概是还做着复盘就直接昏睡过去了,笔记本的电源灯还亮着,暗夜里一眨一眨,像一盏窗边的小灯。

 

“哦,方锐。”叶修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刮痕拍了照传给叶秋,弄完之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来,反手轻轻合上大门,毫不客气的开口了:

 

“方锐大大,起来,回自己房间去睡。”

 

“………..唉。哦,叶不修你回来了………..韩队?哦,韩队好啊。”被这动静惊醒的方锐有些茫然,抬头看见站在沙发边上的韩文清时竟然十分平静的打了招呼。他一边拎着电脑回房间一边嘱咐着“老板说明天放假她和唐队要去买衣服,莫凡他妈妈过来了他也不在,你俩自便哈,”抬腿迈上楼梯时终于有些踉跄:

 

“韩….韩队?”

 

“罗嗦什么还不去睡你的。”叶修踢踏着拖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招呼韩文清自己把衣服挂到架子上明天送去干洗,挥手赶人的架势那是十分的理直气壮:

 

  “都是拿过几次冠军的人了,怎么着,现在还怕韩文清那张老脸?”

 


“滚蛋!”方锐气的好笑,转眼间又换了一副纯良的面孔:“哎呀不是说你哟韩队,来,叶修和我一起唱,兴~欣~欢迎你~”

 

 

“……………..谢谢。”韩文清有些头疼,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方锐嘻嘻嘻的笑着跑上了楼,叶修扭头给他指了指客房的位置,韩文清点点头,准备先进去好好洗个热水澡。大概是有些撑不住,叶修也有点发困,抬腿走向自己房间之前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堪堪叫住了正准备关门洗澡的韩文清:

 

 “哎,明天十点多起得来吗,起得来就带你去喝早茶。”

 

 “好啊。”

 

“哦,还有。”

 

“生日快乐啊,老韩。”

 

“............谢谢。”

 

咔哒一声关门的轻响,两人于黑暗中慢慢扬起微笑。

 

 

END

 

 

 


评论(4)
热度(29)
  1. 提子提子过敏中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敏中 | Powered by LOFTER